温岭卫生局副局长否认杀医案抢尸:纯粹是谣言

  温岭的一些医护人员在反思,此前大家都纠缠于连恩青的鼻子问题,是否因此忽略了其心理障碍?什么才是连恩青真正的病?

  连恩青引发的悲剧,将深层医患矛盾再次残酷地带至众人面前。温岭市卫生局副局长俞妙祥打了个比喻:医生和患者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,疾病是他们共同的敌人,但如今,他们走到了对立面。

  俞妙祥:对王云杰医生的不幸遇难,我们深感悲痛,对他的家属,卫生局、医院尽最大的努力给予帮助和照顾。温岭市各级领导都去他家慰问过。

  俞妙祥:王云杰医术比较高明,在我们当地,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耳鼻咽喉科专家,他为人随和,服务病人时,对病情的解释非常细致,也非常耐心,和同事关系也很和睦。

  俞妙祥:他是耳鼻咽喉科的专家,也是医院的中层干部,他参与处理了连恩青的手术投诉。

  成都商报:27日晚上到28日白天,医院有大量医护人员和社会人士聚集,这个事件如何定性?

  俞妙祥:当天温岭有几家医院的少部分医护人员,自行悼念王云杰医生,在悼念过程中,他们非常悲伤,也非常愤怒,所以群情激昂,集体讨伐暴力事件,表达医务人员对医疗暴力零容忍的态度,我想,这也是全国卫生系统医护人员呼声的典型表现。

  俞妙祥:现在天气比较热,遗体搁置时间长,是对王云杰医生不尊重的表现。但要移动尸体,我们肯定要和他的家属进行沟通,充分尊重家属的意见,所以不存在抢尸的问题,纯粹是谣言。

  成都商报:有些医护人员反映说,暴力给他们带来恐慌,但卫生局并没有及时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。

  俞妙祥:这起恶性事件,不但给遇害者、受伤者的家人造成极大伤害,也给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造成极大伤害,他们的心理受到严重创伤。卫生局及时安排心理疏导力量,对他们进行了疏导。我们需要他们坚持在工作岗位上,他们还要为病人服务。所以我们要对他们关心、爱护,让他们逐渐平复创伤,更好地为病人提供优质服务。

  俞妙祥:这件事给我们医院的安保工作敲响了警钟。我们党委政府和卫生行政部门,在尽全力抢救受伤医护人员的同时,也在考虑温岭各家医院的安保问题。温岭市卫生局在案发的当天上午,就向市内的各家医院发布了紧急通知,要求各家医院迅速加强安保工作,增加保安人员,强化各种安保措施。我们还要求严密梳理各家医院的安全隐患,发现有问题、有情况就及时向市政府、卫生局汇报,并加强和公安机关的沟通和联系,努力保护医护人员的人身安全。

  俞妙祥:国家卫计委在10月12日下发了一个加强医院安保工作的指导意见,温岭按照这个指导意见逐步落实、完善安保措施,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现有安保人员45名。

  俞妙祥:这没有一个标准。我们最新的标准,是20张床位配备一名保安,但力量够不够,则要看社会的稳定现状及病人的素质而言。病人素质好、社会安定,我们就不需要一个保安。

  俞妙祥:这是很不正常的。医生和病人,目标都是一致的,都是为了共同对抗疾病这个恶魔,医生和病人应该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,但现在走到对立地步,这是极不应该的。

  俞妙祥:一个是群众对医疗技术的期望值过高,现在有一种现象,病人进入医院后,就好像放入保险箱,我们医生不是神仙,医疗领域有很多未知数,我们不可能包治百病。所以,当医疗结果不满意时,希望广大患者能充分理解。

  俞妙祥:现在有错误的思想,认为病人看病,是一种纯粹的消费过程。病人和医生的关系是特殊关系,不单单是消费关系。消费是你买什么东西,这东西就摆在那里,你可以看得到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我们医疗是科学的过程,是复杂的过程,很多医疗结果都是难以预料的,医生都是有1%的希望,尽100%的努力去抢救病人。

  俞妙祥:我们国家人多,住院难,门诊难,医生护士都在超负荷工作。病人来了,我们不能不看,要尽量提供优质服务。

  俞妙祥:殉职前一天,王云杰医生连着做了三台手术。我们很多医生,手术下来还去看门诊,门诊看完还要查病房,工作连轴转。我们规定,专家门诊一个病人要看15分钟,一个上午看病的人数不能超过20人。你说一个专家门诊,病人来了60个,就是要找你看,剩下的40个,他就不看?群众会满意吗?等他把60个看完,中午饭早就没有了,就要饿肚子,这就是超负荷。

  俞妙祥:医护人员表达的是对医疗暴力的零容忍态度,以增强自身的安全感,我们肯定要倾听他们的呼声。昨天我们市委书记、副市长都直接和他们谈话。

  在同事眼里,王云杰是位优秀的医生,他们对其评价多为幽默、敬业。对于他的死,当地定性为因公殉职。他的追悼会,定于10月31日早上7点在温岭市殡仪馆举行。

  凶手连恩青,在行凶时是否精神错乱,仍有待相关部门鉴定。不过,在当地不少文字材料———譬如贴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王云杰的讣告中,连恩青的另一个代号是“歹徒”。愤怒的声音都在说,对连恩青必须“严惩”。目前,连恩青已经被刑事拘留。

  医生蔡朝阳给连恩青拍了第一张CT,此后多次接触连恩青。他在反思,如果当初不纠缠于鼻子问题,转而关注连恩青的心理疾病,今日悲剧或可避免。

  连恩青带来的创伤已波及当地全体医疗工作者。27日晚及28日全天,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部分医生在门诊楼前的小广场表达控诉、大量群众的围观导致医院门口道路实施交通管制,特警出动。28日,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此次诉求并未引发骚动。

  28日10时30分,温岭市常务副市长张永兵代表10·25故意伤害案善后处置小组,到广场与医护人员对话。他对王云杰医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,对王云杰家人深表同情。一个小意外是,张永兵使用的扩音喇叭质量粗糙,导致他喊话的声音太小,此次喊线日上午,在此案中身负重伤的另一名医生江晓勇,已经由ICU病房转入普通病房治疗。群众聚集现象消失,事态正趋于平静。

  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:真的是上身厚衣下...